光辉的瞬间·计算的结果
作者:morningbear
 

又坏了,这是一个星期里报废的第六台电脑。

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在用市面上买得到的商务机组网做应该用大型机来进行的计算,所以当上个星期一台机器的主板意外烧毁,本来已经超负荷的其他几台电脑不得不分担起同伴的工作以后,这几台电脑接二连三的报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但中村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坚持到下个月--伊集院レイ已经答应更新电脑社的设备,全部!但这些机器就是该死的不争气!

中村并不担心下个月电脑社文化祭的表演会因此受影响,高校等级的电脑表演对他来说是小意思,中村国二时就可以编比这复杂十倍的程序。但是……

……但是科学社要求的计算结果不是中村家里那台个人电脑能够独立胜任的。

当然,中村可以把所有的数据还给科学社,电脑社毕竟不是科学社的附属计算中心,但是,这种想法从来没有出现在中村脑海里哪怕一分钟,因为这将意味着对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人生追求的彻底否定。


光辉高校有一个传说,去年开学时学校电脑系统的混乱是中村和纽绪在网络上激战的副产品,而电脑社最终对科学社的俯首贴耳则被认为是电脑社的NO.1最后败给了科学社的疯狂天才。

这完全不是事实,没有人比中村会更了解纽绪是多么伟大的天才,但如果战斗局限在电脑的范围内,中村绝对有着不败的自信--至少也可以同归于尽!打动中村的是他侵入伊集院防卫系统时看到的纽绪的留言:

"让这些无用的武器为我伟大的目标服务吧!"

从小学开始就被赞赏包围的中村一直有着困惑:被赋予才能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有,我才能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所以,在读到留言后,中村向那个激战至今的看不见的对手发出了询问。

"你能给我生活的目的吗?"

回答是简洁的。

"追随我吧。"

于是,两枚瞄准光辉市两栋普通公寓的长程飞弹的数据库得到了第二次更新。

随后的岁月是中村迄今十七年里最充实的时光,纽绪能够提出视野狭隘的中村从来没有想到的构想,而在完成魔女的要求的同时,中村不止一次体会到那种触摸自己极限并最终加以突破的无与伦比的快感。渐渐的,中村觉得,如果可以终生追随伟大的纽绪阁下,将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

"接下来的计算该怎么办呢?"

中村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价值:虽然欠缺明确的目的,但永远会找到合适的手段!

当他看到窗外走廊里拎着网球拍走过的女孩时,中村已经找到了手段。


栗林琢磨把眼光从底格雷·彼得罗相的《特级大师:研究》上移开时,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反正光辉高校的风纪委员都不会俄语。

"什么事?"

"我需要那台会走路的计算机。"栗林琢磨是中村一贯敬而远之的人物之一,实际上,除了少数几个例外,光辉高校里没有人喜欢这个冷酷无情的策略家。

"……江崎吗?"这是很意外的要求,不管怎么说,中村从来没有被认为是日本第一国际象棋手的朋友,而江崎规矩同栗林琢磨众所周知婴儿时代就认识了。

"这是巴黎下个月最时兴的项圈。"中村递过了一张打印的彩色设计图样,"我直接从设计师的电脑里弄来的。"

"你应该去找朝日奈君。"这与我有什么相干?栗林奇怪的看着中村。

吃惊的是中村。"朝日奈同学也养狗吗?"

什么?狗的项圈吗?栗林对这些是完全的外行--其实中村也一样。

"我想美树原同学会很高兴和你聊这个的。"

对于栗林琢磨而言,美树原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名字,今年2月14日莫名其妙的从此前根本不认识的美树原爱手里拿到巧克力,3月14日又在自己也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还了礼(居然鬼使神差的也是巧克力),然后又岂有此理的被美树原家的狗咬了……光辉高校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认为这两人在交往。当然,栗林坚持这不是恋爱(心理战高手不承认自己有恋爱这种非理性的行为),而只是让美树原知难而退的努力。

栗林收下了中村的礼物,也许,可以以此为话题同美树原同学好好谈谈一下,然后把话题转到我并不适合她上来--"合理足够"的战斗原则告诉栗林,没必要把事情弄得太大,例如以耳光收场,不动声色的撤退对双方都有好处。(注:此前,中央公园的"恳谈"以栗林被诺克咬伤中断,游园地的"恳谈"因美树原被拉入戏中中断,动物园的"恳谈"以美树原发呆中断……)

"你找江崎有什么事?"等价交换是不是朋友的男生间关系的基本准则。


"这是不可能的事。"在听完中村的要求后栗林断言。

"我记得你说过:'你知道下棋时最大的乐趣时什么吗?不是用强大的兵力把对方赶的走投无路(虽然大多数时候我不得不如此),而是看着对方一步步钻入自己精心部下的陷阱,那种浑身充满兴奋又必须加以压抑,背心上冷飕飕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是什么都比不上的。'"--中村记得听到这句话,以及接下来的"征服世界这种蛮干的事情太无趣了"时,纽绪阁下的脸色变得像她美丽的发色一样,随后就从大脑猎取名单上勾掉了栗林的名字。附加的解释"我伟大的事业不需要变态"。

"没错,但办不到的事就是办不到,江崎不会作这件事的,就算我来订计划也没用--就象你不能让高见公人去追其它女生一样,人是有一条底线的。"--A班那个想吃天鹅肉又不敢下水的痴情男生现在是全校的话题。

"一点可能也没有吗?"中村开始考虑筑波国家计算中心的收费是不是中学生可以承受的--还有,他们接受中学生的课题吗?

"除非……"

"除非什么……"面对希望,中村把耳朵竖到了脑门上。

"除非他自己对这个课题感兴趣。"然后栗林把视线回到彼得罗相--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国际象棋战术家上,同时开始想:

"约美树原去哪里呢?"


中村来到了网球场,找江崎规矩并不费力,只要看那里人最少就可以了:没有人喜欢被飞来的网球砸中脑袋。

果然,中村看到江崎正在同一个梳着两条辫子的女孩打来回球。两个人拙劣的球技令中村这个十足的外行也摇头叹息。

"不需要叫他们的,用不了多久不是古式就是江崎就会把球打到场外去,你可以趁他们捡球时和他们谈话。"一个三年级的学长似乎看穿了中村的意图。

"真是搞不懂这两个人,据说古式已经打了好几年,而江崎运动神经在其他方面的表现都不坏,可已经打了一年多了,还是这个水平,连今年新进来的一年级菜鸟学了两个月后也比他强"学长似乎在向陌生人倾倒苦水,"现在只好把这两个人固定配组,因为根本没人同他们是一个水平的……"

这时,那个女孩把球打到了网球场外。

"你找哪一个?"

"江崎。"

"那你有充分的时间,希望古式同学这次没打坏什么东西,要不然我这个社长又有的忙了。"


"江崎同学!"

"你是……电脑部的中村同学吗?我去年文化祭看到过你,你表演的黑客技巧真是精彩(注:这里对游戏作了一些变通,黑客表演是第三年的项目,可如果让与纽绪打成平手的中村表演电脑占卜好像……)"

中村对于江崎被称作"会走路的计算机"终于有了直观的了解了。不过现在纽绪阁下需要的不是一个硬盘而是一块CPU。

"我们的计算机坏了,请你帮一下忙可以吗?"

"连你们电脑社的高手都对付不了的故障,恐怕我也无能为力。"

"不是修理,是代替。"

"代替??难道是……科学社的计算?"看来电脑社沦为科学社的附属计算中心已是公开的秘密。

"确实如此。"中村记起栗林的警告:绝对不要试图用激将或者诱骗之类的小花招,那对江崎规矩一点用也没有。

"什么样的数据呢?"

中村考虑过在江崎接受以后再把数据给他,但栗林建议他最好老老实实。于是他把一叠稿纸递给了江崎。

"纽绪君的手迹啊。很有趣的内容啊。"

中村怀疑江崎是不是认真在看--翻的也太快了吧!

"好吧,我两个月以后给你结果。"

他接受了!但还不够。

"最好下个星期三以前。"

中村觉得江崎想在看疯子一样看着他。

"中村同学,我想你也许不知道这些数据的运算量有多大。"中村当然知道,是他自己建立模型把它们输进电脑的,原计划应该在这个星期天以前完成。

"我家里只有一台普通的台式电脑可以帮忙。而这是需要大型机来干的工作,我不得不自己用一些数学工具来简化这些数据,然后用台式电脑来完成最后的运算……"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可爱的声音。

"规~矩~君~您~可~不~可~以~过~来~一~下~~校~长~大~人~好~像~被~什~么~东~西~打~晕~了~"

"好的,ゆかり。"

中村想起栗林的另一条警告:最好不要在古式ゆかり在场时同江崎规矩谈话,因为如果ゆかり加入谈话(虽然教养良好的古式小姐不会插话,但最近江崎似乎经常会下意识地问"ゆかり觉得怎么样?")的话,在听完ゆかり的话之后,中村和江崎都会忘记他们究竟在谈什么--可如果打断ゆかり的话,江崎会非常、非常的不高兴。

所以中村必须在江崎规矩与古式ゆかり会合前敲定他的事。

"下星期五,不能再晚了。"

"好吧!"江崎规矩接受了--虽然中村有点不放心,因为他那时的心思好像完全不在纽绪阁下重要的数据上。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江崎规矩的母亲很担心看着儿子一面吃饭一面按计算器,晚上说梦话经常是"罗巴巧夫斯基"、"维尔斯特拉斯"之类的外国名字(高斯是她这个京都大学西洋史硕士唯一有印象的名字)……而古式ゆかり也好奇的看着江崎规矩在图书馆里翻阅着一些她完全看不懂标题的书,例如《偏导数方程的线性近似法》。

被江崎规矩自己称为"数字抽疯"的日子在星期三结束了。

满脸倦容的江崎把14页纸扔在了中村的面前。

"我只能做到这样,接下来的你还是用计算机吧。"

随后,中村花了整整24小时把这14页纸变成计算机(剩下的那几台)可以理解的形式。

终于,星期五摆在纽绪试验桌上的是4页。


7点05分,栗林结束自己的10公里晨跑--国际象棋是一种体育运动,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尤其是在国际棋联使用新规则以后。

7点25分,当他走进光辉高校的教学楼时,看见几个穿着某百货大厦制服的青年人正在气喘吁吁把一个大箱子搬上楼,不少好奇的学生正在围观。

"又是纽绪君的特别订货吧?"

那是……清川望的声音,7点05分同她分开时不是说还有10公里要跑吗?栗林自认为虽然自己身矮腿短,但在长跑上还是有一定心得的,可清川望的运动神经已经超出了他理解的范围--比费希尔的棋还难理解!

"希望不是什么危险物品。"是学生会长的声音,但恐怕也是所有人的心声。

栗林走进教室自己第一排的位子时注意到几个女生正在聊天。

不过声音未免太大了一点吧?简直是有意让全班人听见嘛!

"你不会相信的,昨天我去百货大厦见到C班的纽绪同学在日用家电部徘徊。"

"骗人!"谁都知道纽绪家有一台万能家用机器人·试验型,可以承担你想象得出的所有家务。

"真的,她盯着那台伊集院滚筒洗衣机很久,还和售货小姐谈了半天。"

栗林看到坐在最后一排的江崎规矩一跃而起,然后飞奔出教室。

发生了什么?


不会是真的吧?江崎规矩担心1945年以来日本人永远的梦魇会在光辉高校变成现实。

幸运的是,江崎看到了可以帮他的人。

"伊集院君。"

"做什么?"托古式的福,江崎这个学期大概可以幸免"庶民"的称谓了。

"贵族社会的小姐法语是必修的吧?"虽然带着严重的关西腔,假如巴尔扎克或者莫泊桑听到的话一定会立刻拿起菜刀捍卫祖国的美丽语言,但江崎说的毕竟还算是法语: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否则那种混乱会把整个城市毁掉的--如果还没有被纽绪的试验毁掉的话。

"当然。"伊集院对江崎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并没有太吃惊,伊集院情报系统早就报告过江崎精确的不像话的观察力--而他对据说是古式ゆかり的青梅竹马已经仔细观察很久了。

"伊集院核电站的铀没有失窃的记录吧?"

"伊集院家的防卫是天衣无缝的"レイ的法语要纯正得多,这是自学与优秀家庭教师鞭策的不同结果。

对于恐怖分子也许够了,但纽绪的能力怎么估计都不会太高。

"你的SP有多少在学校里?"

"?亿万富翁不计算他有多少便士。"

"告诉他们以最快速度包围科学社。"希望还来得及,江崎补充了一句,"最好带上重武器。"

伊集院对这件事开始有兴趣了,他做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手势,"好了,你究竟要做什么?"

"上星期,电脑社要我帮他们做的计算有一部分涉及到高压状态下固态物质发生状态变化后分子的运动情况。"

伊集院家族的精英教育中并不包括高等物理,但包括怎样判断一个人话的重要性,所以伊集院レイ开始同江崎一起向科学部的实验室奔跑。

江崎的话在继续:"他们说纽绪可能刚刚购买了一台滚筒洗衣机,从工作原理上讲,洗衣机同离心机是差不多的。"

"什么离心机?"

"当然是从铀-238中把0.7%的铀-235分离出来的那个家伙--在我完成的计算基础上,考虑到科学社的加工工艺--既然你们给纽绪配了一台数控13轴机床,要进行改装是完全可能的。"

不论长着什么颜色的头发,伊集院レイ都是一个日本人,是拥有广岛和长崎的日本人,对于"核"的恐惧是深入骨髓的。

"你是说我们的天才想在学校里拼装一颗原子弹?"伊集院レイ停住了脚步。

"当然也许纽绪君只是想洗一洗她的白大褂……"江崎也停下了。已经到了。


两人可以听见试验室里洗衣机的隆隆声--纽绪没有像往常那样打开电子灭音器。

"离心机工作起来消耗的电能是天文数字。"江崎在忽明忽暗的日光灯下说,"我现在可以肯定纽绪君不是在洗衣服……不过我们接下来该怎样做?"

"进去。"伊集院家一向强调作出果断决定的重要性。

江崎看着伊集院レイ把手伸向了实验室的门。虽然看不见,但江崎肯定现在至少有三位数的枪管正从各个方向瞄准科学部--也许还不止枪管,RPG或者ATM对伊集院军团来说也不是什么奢侈品。

不过潜在的对手是纽绪!如果现在下注的话,江崎大概还是会以1对2的盘口看好纽绪!

在敲门前伊集院突然停下了。

伊集院家的继承人也感受到那种难以形容的恐惧吗?这是江崎规矩最初的想法--但迅速改变了。

"听庶民的法语实在是一种酷刑。"然后,高贵的伊集院レイ敲响了实验室的门。


"伊集院君吗?你也来欣赏的纽绪结奈伟大的新成果吗?"那个光辉高校第二号危险人物(仅次于早乙女好雄)正优雅的捧着一个烧杯,"咦?江崎规矩也来验证自己的计算结果吗"

纽绪打了一个响指,一条机械手臂从实验台上抓起四五只土豆扔进了洗衣机,不,是原来的洗衣机,至于现在该叫什么大概只有纽绪知道了。然后"洗衣机"又开始隆隆作响起来。

"我本人是比较喜欢烧杯,不过伊集院君大概还是喜欢纸杯,江崎呢?"

"随便。"江崎目瞪口呆的面对眼前的景象,这与想象中铀的分离过程好像有很大的距离,不过,显然并不是在洗衣服--这并没有使江崎在伊集院イ面前自在一些。

纽绪把手边的几张稿纸扔进了身边的一个小装置,从装置里吐出的是两个小小的纸杯。

机械手臂迅速拧开了连在"洗衣机"上的龙头,用纸杯装满两杯红色的饮料然后递给客人。

"这是……"伊集院似乎打算发问,无论如何,土豆汁也不该是这种颜色啊--再说让伊集院家的继承人喝这种东西似乎也太不像样了。但主人作了一个"请用"的手势。

在上流社会的教育中,不要拂逆主人的好意是很重要的一项。于是伊集院レイ微微呷了一口。

"这是……新鲜的番茄汁啊!"伊集院レイ不敢相信自己的舌头,明明看见投入机器的是马铃薯啊!

"天才纽绪的最新发明,征服世界榨汁机。拥有变幻原料细胞结构的神奇能力……"

原来"高压状态下固态物质发生状态变化后分子的运动情"是应用在这个地方啊,江崎苦笑了一下,想喝番茄汁的话就去买几个西红柿自己榨好了,何必折腾到这种地步呢?

"真是了不起的发明啊。"江崎猜想大概只有伊集院レイ这种对物价一无所知的人才会做出这种判断吧,用带动这台机器所需的电费去买西红柿的话大概可以装满这间实验室吧。

"不论什么植物都可以转化吗?"看来伊集院家的小姐还是极为精明的,如果这台机器可以把普通的植物转换成珍贵的药材的话,商业上应该会是有利可图的。

"目前只能在同一科的植物间转换,更大范围的转换是下一步的目标…"

让伊集院财团去操心这台机器的商业前途吧,江崎看到伊集院喝了之后似乎没有什么异样,也将手中的纸杯放到了唇边,然后一口喝了下去。

"啊!!!!!!!"

江崎规矩觉得喉咙象着了火一样。

双子叶植物纲茄科植物,多数为草本,少数为灌木或小乔木,有时为藤本,叶互生……果实为肉质状浆果或蒴果,约有80属,3000余种,广泛分布在热带和温带地区,代表性种类有马铃薯、番茄、枸杞以及……辣椒。


morningbear的无聊考据:

关于纽绪
《心跳回忆》的13个女孩结局中令我最不爽的就是纽绪阁下的告白。
首先是同世界征服机器人的对搏,姑且不论天才的纽绪阁下怎么可能制作出居然会被徒手的主角打败的次品(如果主角也造一台机器那另当别论--也许他也是天才,可他手里明明连棍子也没有一根啊)!决斗地点居然选在附近的公园!K社就不怕踩坏花花草草(清川愤怒中)或者吓坏附近的小朋友(镜及其后援团愤怒中)吗?
接下来更不像话的是为了主角,纽绪居然放弃世界征服的野望了!不要征服世界,那还是纽绪阁下吗?纽绪君最大的魅力那种超可爱的霸气!什么?喜欢外表坚强其实内心寂寞的女孩,那去"追"清川君好了,追随纽绪就是要一起去用伟大的科学力征服世界!
实际上我觉得纽绪君即使要告白也应该是:
"一个人立在世界的顶点也许确实寂寞了一点,就赐予你同我站在一起的光荣吧!"
那才是潇洒的纽绪君。

关于中村
什么样的人可以享有同纽绪君站在一起的荣耀,这是我设计中村的起点(实际上我写这个系列就是想谈谈我认为什么样的人合适心跳里的女孩。)
但我并不是完全凭空的。
心跳第三年文化祭两个理科社团的参展内容都已完全超越高中生的水平,但纽绪结奈只有一位!她要么在组织物质传送实验,要么在准备侵入NASA的电脑网络,但她不可能同时作两件事!所以,在光辉高校里一定有第二个理系天才(也许还比不上伟大的纽绪君,但一定也是超越高校等级的)。
一般的看法,科学社比电脑社更适合纽绪君(那些发明不是一个哪怕是超级的程序设计师能够想象的),所以,那个"次天才"就只有呆在电脑社里。
高山是寂寞的,因为他们只能隔着白云互相致意,所以,当两颗天才的心接近到碰撞(迸出××的火花)时,他们会互相尊重而不是敌视对方的理想--更不用说把对方的精心发明变成一堆回收站也不要的破铜烂铁。

关于栗林
美树原爱大概是心跳女孩中未来最令人担忧的一个,以她的性格毕业后居然加入二流企业,显然是家里安排去钓金龟婿。但以她的自我保护能力,钓手恐怕会被鱼吃掉。
所以,她唯一的机会就是在毕业后马上结婚,贴着"私有财产,不得侵犯"的标签幸福的度过后半生。(结婚后出去工作倒也不是不可以,有保护伞嘛)
男朋友不是问题,但在18岁就可以承担起家庭责任的日本男人要么是二世组的小开(竞争当少奶奶的话,メグ未免不起眼了一点--我们看到伊集院遇到了多少想一步登天的女孩),要么是演艺界的偶像(片桐象一堵高墙一样矗立在那里,再说追明星美树原也没勇气啊)、体育界的新星(那是为虹野和清川保留的)。
剩下的我想得出的就只有棋手了。
美树原约会时的对话实在是肉麻了一点(「我很快乐,你呢?」「因为是跟美树原さん,所以我很快乐。」,「瞧,那只动物往我这边看。」「是因为你太可爱了!」--讨好也该有个限度吧)假设我们不认为美树原是弱智到连男主角的这种水平的别有用心都听不出来(还有,男主角即玩家的智商不会只有如此而已吧),就只能理解为,男主角在用反话请美树原走人,而メグ正在扮猪吃老虎(这同害不害羞没有关系,面对心爱的人总会变得厚脸皮的[何况装傻就是什么也不做就可以了]。)

关于江崎的网球水平
以古式发呆的个性,水平是可想而知的,两人一直一起打球,可见水平彼此彼此。
虽然参加网球社最终可以成为职业运动员,但古式先生会要一个运动员(而且是典型的西式运动)女婿?想也不可能嘛。

关于洗衣机同离心机
工作原理确实差不多没错,主要是转速和密封性的问题--不过,要知道那是伊集院财团生产的洗衣机,其坚固与可靠一定大大超过我等庶民的想象。

(完)